鲁迅是怎么写小说的?用一种快乐的笔调去写那并不大幸福的童年!

  鲁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如果要我来回答:

  他是我中学时代不怎么喜欢的一个“课文作家”,一个面容冷峻眉毛浓密嘴唇上都是胡子的男人,说话半文不白的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

  

  不喜欢的原因呢?

  一言难尽啊!

  我第一次接触鲁迅,大概就是小学时代的那篇课文《我的伯父鲁迅先生》。文章讲了什么,我早已忘得一干二净,但一直记得这个片段:

  鲁迅说他小时候鼻子又高又挺,后来碰了几次壁,鼻子就变平了。作者问他“为什么会碰壁”的时候,鲁迅回答:

  “你想,四周黑洞洞的,还不容易碰壁吗?”

  这句话被放在课后习题里重点分析。于是我知道,“黑洞洞的”是表示当时社会的黑暗, “碰壁”是形容革命遭到了挫折,而鲁迅先生幽默的说法表达了他乐观的革命精神和坚定的革命决心。

  

  虽然我一点儿都不觉得这句话有什么好幽默的,但这个初次相遇的确在某种意义上奠定了鲁迅的基调:

  六年的时光里,他的影子苦大仇深地飘扬在语文课本的字里行间。每一次出现,他肯定在严厉地抨击什么、无情地批判什么、辛辣地讽刺什么——这些“什么”内容很丰富,但无非就是“吃人的”封建礼教啊、反动派啊、“旧势力”之类的很抽象但一听就觉得“不像个好东西”的事物。

  如果鲁迅是我们身边的一个人,那他一定在不停地抱怨、抱怨、再抱怨……

  而谁会喜欢一个一天到晚传播“负能量”的人呢?

  

  曾在教科书中读过《阿长与山海经》,《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藤野先生》, 觉得作者是在带着乡愁回忆童年。

  但是通读其它几篇, 才知全书竟全是控诉,控诉乡民无聊,控诉中医害人,控诉无意义的私塾,控诉二十四孝的荒谬,控诉中国儿童无书可读。不读《朝花夕拾》全文,便被语文课本瞒过了。

  

  说来也是离开语文课堂后,才好好地阅读鲁迅先生的文字,读书时候是不太喜欢他的,觉得他的文字太绕了。后面看诸如陈丹青等人的文字对鲁迅的评价,才让我有了重新审视先生的念头,几年后,终于静下心来读,真的是一种全新感受。

  从本书的小序中得知,一开始书名定为旧事重提,后又改为朝花夕拾,内容隐而不露,给人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书里面并没有高深难懂的字眼,而是向读者娓娓道来童年那些难忘的事,语言简炼优美,非常自然。也可想象得出他在写这些回忆时的轻松的心情,是同创作那些嬉笑怒骂的杂文时的心情迥异的。自然在读者心中也是颇为惬意的,虽然那淡淡的忧愁总会萦绕左右、挥之不去。

  

  鲁迅对保姆阿长的回忆充满了温情,由一开始在夏日凉席上被挤得难以入睡对阿长颇多微词,而后因其设法买来《山海经》而大为感动,既不隐恶,也不匿善,让我们看到一个原原本本的长妈妈来。

  而对百草园景物的描写、对狗和猫的精辟见解,还有对藤野先生和范爱农的或敬或哀的追忆等等,则让我们窥见了一个伟大的作家的成长经历以及在许多个人生阶段遇到的对他产生过或大或小的影响的人。

  ?

  

  阿长使他的想象力插上了一双翅膀,在山海经的神话传说中自在地遨游;百草园的泥墙根是很容易引起人的兴趣的,但细想来那其实就是一个败落的不起眼的墙角而已,要想有更大的游乐场地也不可能,由此生发的童年的欢乐可以说是十分珍贵且记忆深刻;而对父亲的回忆在我看来只有事实的记录,大多是单方的情感臆测,很少有父子间如朱自清背影中那般动人的场景,父爱对于他是不完整甚至是有些隔膜的,小小年纪便要为父亲的病来往于当铺和药店,使得他过早地就看到人世悲凉的一面。

  

  可以说,这本《朝花夕拾》就是怀念阿长、父亲、老师和朋友的回忆录,是尽量用一种快乐的笔调去写那并不大幸福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