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2例)一张出生证 揭开身世谜——叶*权回家

  宝贝回家2019.8.18我要分享

  每一则寻亲登记背后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都有几颗期待团聚的焦灼的心。2018年5月19日宝贝回家志愿者艺儒接到寻亲任务,为了早日帮助寻亲人,艺儒放下手头一切事情迅速与寻亲人沟通联系。经详细了解,寻亲人名叫叶*权,无意中他看到了一张自己的出生证明,上面写着爸爸名叫“张*强”妈妈名叫“韩如*”(经核实应为韩汝*),地址是贵州思南等情况。这些和自己现在的家庭地址及家人姓名完全不对应,于是,叶*权开始怀疑自己非亲生,认真思虑后决定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艺儒了解后,于当晚在宝贝家网站发帖:

  1992年04月24日出生后被送养至广东省茂名市的 叶*权寻亲BBHJ

  艺儒随后把寻亲信息发给志愿者淡然请求帮助。21号上午九点左右淡然反馈了疑似亲生父母的信息:韩汝*,贵州思南县人,现住广东省云浮市云安区,娘家地址:贵州省思南县鹦鹉溪镇****一组,同时,淡然还提供了韩汝*及其哥哥韩*武的联系电话。

  收到淡然的信息后,艺儒立即进入宝贝回家贵州群求助。志愿者流浪天涯把核实任务交给了志愿者太阳雨。21日中午太阳雨联系了思南公安局祝警官,根据祝警官反馈的消息,思南叫张*强的有100多人,但没有查到韩汝*的档案记录。流浪天涯通过其他渠道提供了疑似寻亲人母亲及舅舅的电话号码。太阳雨试着拔打了疑似母亲韩汝*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太阳雨又拔打了疑似舅舅的电话,接电话者是疑似舅妈。沟通开始时舅妈有点排斥,以为是养家来找麻烦。据其讲述,叶*权因上一辈原因造成了其非婚生子的身份,被看做是家丑,所以当年才将叶*权送养,以避世人悠悠之口。然而,这一举动却使无辜婴孩叶*权从此与亲生父母骨肉分离几十载。之后,叶*权父母领取结婚证,成为了合法夫妻,但被送养的叶*权却不知所踪。

  经过太阳雨一个多小时的耐心沟通,舅妈终于打消心头的顾虑,同意和叶*权的母亲沟通一下。当日晚,舅妈向叶*权的生父张*强说了孩子寻家的事,最终张*强和妻子韩汝*同意和孩子相认。22号早上母亲韩汝*主动打电话给太阳雨说,其实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寻找孩子,听说孩子也一直在找自己,母亲泣不成声。母亲强烈表示要早点见到孩子!

  经过电话沟通确认后,艺儒基本确认张*强和韩汝*是寻亲人叶*权亲生父母,依据如下:第一,寻亲人说曾看到过一张出生证上有父亲张*强、母亲韩如*(核实应为韩汝*),居住地为贵州思南,失踪地点:广东省云浮市云安县前峰,养父姓陈(寻亲人随母姓叶),陈*当时在云浮市*派出所工作;第二,生父张*强自述:当年将叶*权送养时养家为陈姓,陈*在云浮*派出所工作,而当年张*强和韩汝*都在云浮打工;第三,父亲说孩子的出生时间是1992年农历三月二十左右,叶*权登记的出生时间为公历1992年4月24日换算为农历为1992年3月22日,双方提供的出生日期高度吻合。

  考虑到双方高度疑似,经网站同意,艺儒交换了双方联系方式,并建议双方在DNA比对成功后再认亲。截止到本文发稿,艺儒再次联系叶*权询问DNA一事,叶*权说,现在全家都已经团圆,并对当年的送养经过,两家情况再次进行了核实经对,所有信息全部相符,因此,不必再做DNA。

  

  收藏举报投诉

  每一则寻亲登记背后都有一个心酸的故事,都有几颗期待团聚的焦灼的心。2018年5月19日宝贝回家志愿者艺儒接到寻亲任务,为了早日帮助寻亲人,艺儒放下手头一切事情迅速与寻亲人沟通联系。经详细了解,寻亲人名叫叶*权,无意中他看到了一张自己的出生证明,上面写着爸爸名叫“张*强”妈妈名叫“韩如*”(经核实应为韩汝*),地址是贵州思南等情况。这些和自己现在的家庭地址及家人姓名完全不对应,于是,叶*权开始怀疑自己非亲生,认真思虑后决定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艺儒了解后,于当晚在宝贝家网站发帖:

  1992年04月24日出生后被送养至广东省茂名市的 叶*权寻亲BBHJ

  艺儒随后把寻亲信息发给志愿者淡然请求帮助。21号上午九点左右淡然反馈了疑似亲生父母的信息:韩汝*,贵州思南县人,现住广东省云浮市云安区,娘家地址:贵州省思南县鹦鹉溪镇****一组,同时,淡然还提供了韩汝*及其哥哥韩*武的联系电话。

  收到淡然的信息后,艺儒立即进入宝贝回家贵州群求助。志愿者流浪天涯把核实任务交给了志愿者太阳雨。21日中午太阳雨联系了思南公安局祝警官,根据祝警官反馈的消息,思南叫张*强的有100多人,但没有查到韩汝*的档案记录。流浪天涯通过其他渠道提供了疑似寻亲人母亲及舅舅的电话号码。太阳雨试着拔打了疑似母亲韩汝*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太阳雨又拔打了疑似舅舅的电话,接电话者是疑似舅妈。沟通开始时舅妈有点排斥,以为是养家来找麻烦。据其讲述,叶*权因上一辈原因造成了其非婚生子的身份,被看做是家丑,所以当年才将叶*权送养,以避世人悠悠之口。然而,这一举动却使无辜婴孩叶*权从此与亲生父母骨肉分离几十载。之后,叶*权父母领取结婚证,成为了合法夫妻,但被送养的叶*权却不知所踪。

  经过太阳雨一个多小时的耐心沟通,舅妈终于打消心头的顾虑,同意和叶*权的母亲沟通一下。当日晚,舅妈向叶*权的生父张*强说了孩子寻家的事,最终张*强和妻子韩汝*同意和孩子相认。22号早上母亲韩汝*主动打电话给太阳雨说,其实这么多年她一直在寻找孩子,听说孩子也一直在找自己,母亲泣不成声。母亲强烈表示要早点见到孩子!

  经过电话沟通确认后,艺儒基本确认张*强和韩汝*是寻亲人叶*权亲生父母,依据如下:第一,寻亲人说曾看到过一张出生证上有父亲张*强、母亲韩如*(核实应为韩汝*),居住地为贵州思南,失踪地点:广东省云浮市云安县前峰,养父姓陈(寻亲人随母姓叶),陈*当时在云浮市*派出所工作;第二,生父张*强自述:当年将叶*权送养时养家为陈姓,陈*在云浮*派出所工作,而当年张*强和韩汝*都在云浮打工;第三,父亲说孩子的出生时间是1992年农历三月二十左右,叶*权登记的出生时间为公历1992年4月24日换算为农历为1992年3月22日,双方提供的出生日期高度吻合。

  考虑到双方高度疑似,经网站同意,艺儒交换了双方联系方式,并建议双方在DNA比对成功后再认亲。截止到本文发稿,艺儒再次联系叶*权询问DNA一事,叶*权说,现在全家都已经团圆,并对当年的送养经过,两家情况再次进行了核实经对,所有信息全部相符,因此,不必再做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