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许雷:千亿级国企老总主动投案的背后

  廉政瞭望2019.8.13我要分享

  

  

  多年来,许雷一直做着当官发财的美梦。

  身为云南千亿级国企的掌门人,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5月中旬的工作日程异常紧凑。5月11日,许雷在昆明会见了赴滇招商引资的邻省客人。5月12日,许雷出现在湖南省岳阳市,出席环球中心项目合作签约仪式。5月13日下午,许雷又来到江西省南昌市,与当地领导会面并商谈合作事宜。

  据云南城投一名内部人士介绍,许雷原本还要在江西考察几日,甚至有前往浙江拜访政府官员的规划。但在13日晚间,许雷突然表示,要回云南去。第二天,许雷乘坐高铁返回云南。此后,许雷未在公众场合现身,有人给他打电话,他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

  此时,外界已觉察到异常气氛,一条消息在微信里传播,说“云南城投集团官网集团领导班子页面已无法正常访问”。到了5月20日,云南城投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云南城投召开股东大会,许雷因“个人及工作原因”未能出席,关于许雷落马的消息已不胫而走。

  5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云南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攀附秦光荣

  许雷生于1966年,湖南岳阳人,早年便来到昆明定居求学。许雷1988年参加工作,从云南省第二安装工程公司的施工员干起。多名与许雷有交集的人士介绍,许雷事业的转折点出现在1997年,他被派去海南,出任云南建工集团总公司海南公司经理。由于当时特殊的管理机制,许雷让海南公司出现起色的同时,自己也赚了一笔钱。他在昆明购买豪宅、豪车,令不少同事羡慕不已。

  此后,许雷继续留在国企内。但他不是想规规矩矩工作,而是做起了当官发财的美梦。

  许雷只是一个国企中干,想要仕途上有所成就,路还很长。不过很快,他发现了一条捷径,就是攀附秦光荣。据知情人士介绍,秦光荣刚从湖南调任云南不久,许雷就经人介绍结识了秦光荣。当时,秦光荣西行入滇的心情并不愉悦。许雷也是湖南人,处处以小老乡自居,对老大哥殷勤备至,连秦光荣家里一些修修补补的小事也抢着做。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秦光荣的老婆黄玉兰对于各种奢侈品情有独钟,凭借在海南掘到的第一桶金,许雷出手相当阔绰。许雷家人多次陪着黄玉兰飞去香港,出入各家豪华酒店与卖场。

  许雷的一系列举动,在秦光荣心中留下了好印象。多年后,已是省委书记的秦光荣曾在多人出席的饭局上这样点评下属许雷:“他家里有钱,不是为了钱来工作,是想干一番事情。”这句点评,后来许雷又在多个场合引用,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攀附秦光荣之初,许雷只是云南建工集团的一名中干,而秦光荣担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与国企联系并不多。因此有人说,许雷当初的“投资”究竟能换来多大收益,还存在变数。起码在与秦家走近的前几年中,许雷并未得到太多“好处”。

  2001年,秦光荣转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就在当年,许雷出任云南建工集团总经理助理。此后数年,秦光荣步步高升,从担任省长,到出任省委书记,也让许雷的“投资”获得了超常回报。

  从小老乡到心腹

  伴随秦光荣在云南官场不断进阶,许雷也步入仕途快车道。从2001年起,许雷的职务几乎每两年就变动一次,完成了从正处级国企中干到正厅级国企一把手的跨越,昔日的小老乡成为秦光荣可以倚重的心腹。

  一名知情人士介绍,许雷从副厅到正厅的关键一步,可谓阻力重重,最终秦光荣力排众议,一手促成。2005年,许雷出任云南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即后来的云投集团)副总经理,并兼任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在云投集团内部,许雷资历较浅,甚至云投集团内部还对许雷颇有微词,认为他作风跋扈,把自己兼任董事长的下属公司变成了独立王国。

  许雷想在云投集团扶正,难度确实很大,他便打起其他算盘,希望将自己兼任董事长的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从云投集团剥离出来。一旦成功,自己将成为名正言顺的正厅级省属国企一把手。对于剥离的事,云投集团不少人反对,但许雷一意运作,尤其是得到了时任省长秦光荣的大力支持。2009年,一大笔优质资产从云投集团剥离,成立云南城投集团,许雷卸任云投集团副总裁,担任城投集团董事长,并自此执掌这家国企十年。

  许雷如愿升迁后,与秦光荣走得更近。知情人向记者介绍,比如有湖南的故友来昆明拜访秦光荣,秦光荣经常安排许雷接待。秦光荣的家人在云南经商,也与城投集团多有牵连。据介绍,秦光荣的小舅子黄永明口碑极差,惹了不少麻烦,很多时候都由许雷出面收拾残局。有一次黄永明收了一个矿山老板的钱,却没能办成事,人家说他是诈骗,举着横幅到省委门口找秦光荣要钱。这件事后来也是许雷出面交涉,才平息下来。

  滇湘两省的相关人士曾说,黄永明是个极不靠谱的人,比如在昆明的一场饭局上他接了两通电话,第一通说自己在湖南老家,第二通又说自己在北京出差。甚至面对秦光荣,黄永明也时常说谎,电话关机,连人都找不到。不过,黄永明对许雷一直很客气,许雷要找黄永明,也总会有办法。

  另有多名云南官员介绍,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秦光荣主政云南时,曾亲自询问许雷,是否愿意去市州担任一把手,许雷表态拒绝。

  许雷不仅为秦光荣的亲友在云南经商牵线搭桥,保驾护航,甚至还多次扮演“接盘侠”角色。据内部人士介绍,云南城投集团曾出资收购两处地产项目,而秦光荣的亲友在项目中占有股份。原本经营不善的项目出售之后,秦光荣亲友成功套现。秦光荣的儿子秦岭去华融集团工作后,云南城投集团与华融的业务往来也变得频繁。在秦光荣落马前后,相关部门已针对好几桩外界议论颇多的交易展开调查,许雷自是如坐针毡。

  “大佬的接盘侠”

  许雷攀附秦光荣,为的是官位,坐上官位的他,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献媚于秦光荣的同时,许雷对待下属却是另一副嘴脸。

  曾有媒体报道云南城投集团多年来举债扩张,是“最像民企的国企”。对这个说法,许雷一度沾沾自喜,认为云南城投有民企的冲劲。但一名内部人士说,云南城投赚钱像国企,对待老板像民企。自打云南城投集团成立,许雷就是一把手,掌舵这家千亿级国企十年,俨然将这里视作自己的领地。

  许雷追逐生活上的享受,爱打高尔夫,还出资建有红酒庄园,雪茄屋,在十八大后依然在这些庄园内流连忘返,大宴宾客。许雷很少待在办公室,一个月有二十多天在外面考察,满世界飞,除了几名亲信,谁也不知道他在哪。但每个月他还是会抽两天时间到公司,届时干部们都等在他办公室外面,随时听候召唤。一名云南城投内部人士介绍,许雷回公司时,所有中干都得等在外头,但他不会每个都召见,只是随机叫几个人进去。许雷在办公室骂人时,外面的人战战兢兢。还有一次,许雷回到公司,所有中干排队等候召见,他却在办公室里学习文件,整整一天一个人都没见。

  曾经有一份云南城投的宣传资料上,介绍许雷是企业创始人。内部没人敢提出异议,还是外头的人议论说,国有企业什么时候冒出个创始人?许雷这才觉得不妥,让人将资料收回。

  许雷执掌云南城投十年间,一直奉行“买买买”策略,尽管企业负债率很高,却在国内外收购了大量项目。这些收购项目,盈利能力有待证实,却为企业引来许多非议。2016年,一则“岳阳楼景区交由云南城投经营”的消息在网上传出,引发舆论关注,更有岳阳市民到岳阳楼前拉横幅抗议。有人在岳阳本地论坛发帖,说许雷“有了几个钱,就想玩衣锦还乡”。

  比之那些动辄百亿的交易,云南城投在许雷家乡岳阳的投资并不算多。近年来,云南城投屡有大手笔收购,其中不乏被各方关注,云南城投甚至在资本市场上有了“大佬的接盘侠”的称号。一名昆明商界人士表示,许雷在云南为秦光荣亲友接盘,是为了向上讨好,在资本市场上接盘,帮那些大佬解套,不知是为什么?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许雷落马后,云南方面已对相关收购案展开更严格的审计。

  就在许雷主动投案前十多天,他的老领导秦光荣主动投案。有媒体报道称,秦光荣的儿子被抓,多条案件线索更指向秦本人,他处境被动,不得不投。这种“不得不投”的压力,许雷应是感同身受。秦光荣朋友圈的塌陷,让追随秦光荣多年的许雷的各种贪腐行径,再也无法隐瞒。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一时期,云南省主动投案的官员明显增多。7月5日,宣威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张伟主动投案。7月15日,中共昆明市委党校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范光华(副厅级)主动投案自首。在范光华之后,昆明市委党校又有2人主动投案,其中一人已退休3年。短时间内,同一个单位有3人主动投案,引发外界关注。越来越多的官员选择主动投案,正是反腐败高压态势的体现。

  

  

  撰文 / 张铎

  编辑 / 许秀莲

  视觉 / 玳瑁

  审核 / 徐浩程

  ▼下滑到留言区 发表你的看法

  收藏举报投诉

  

  

  多年来,许雷一直做着当官发财的美梦。

  身为云南千亿级国企的掌门人,云南城投董事长许雷5月中旬的工作日程异常紧凑。5月11日,许雷在昆明会见了赴滇招商引资的邻省客人。5月12日,许雷出现在湖南省岳阳市,出席环球中心项目合作签约仪式。5月13日下午,许雷又来到江西省南昌市,与当地领导会面并商谈合作事宜。

  据云南城投一名内部人士介绍,许雷原本还要在江西考察几日,甚至有前往浙江拜访政府官员的规划。但在13日晚间,许雷突然表示,要回云南去。第二天,许雷乘坐高铁返回云南。此后,许雷未在公众场合现身,有人给他打电话,他的手机却处于关机状态。

  此时,外界已觉察到异常气氛,一条消息在微信里传播,说“云南城投集团官网集团领导班子页面已无法正常访问”。到了5月20日,云南城投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云南城投召开股东大会,许雷因“个人及工作原因”未能出席,关于许雷落马的消息已不胫而走。

  5月24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云南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攀附秦光荣

  许雷生于1966年,湖南岳阳人,早年便来到昆明定居求学。许雷1988年参加工作,从云南省第二安装工程公司的施工员干起。多名与许雷有交集的人士介绍,许雷事业的转折点出现在1997年,他被派去海南,出任云南建工集团总公司海南公司经理。由于当时特殊的管理机制,许雷让海南公司出现起色的同时,自己也赚了一笔钱。他在昆明购买豪宅、豪车,令不少同事羡慕不已。

  此后,许雷继续留在国企内。但他不是想规规矩矩工作,而是做起了当官发财的美梦。

  许雷只是一个国企中干,想要仕途上有所成就,路还很长。不过很快,他发现了一条捷径,就是攀附秦光荣。据知情人士介绍,秦光荣刚从湖南调任云南不久,许雷就经人介绍结识了秦光荣。当时,秦光荣西行入滇的心情并不愉悦。许雷也是湖南人,处处以小老乡自居,对老大哥殷勤备至,连秦光荣家里一些修修补补的小事也抢着做。

  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秦光荣的老婆黄玉兰对于各种奢侈品情有独钟,凭借在海南掘到的第一桶金,许雷出手相当阔绰。许雷家人多次陪着黄玉兰飞去香港,出入各家豪华酒店与卖场。

  许雷的一系列举动,在秦光荣心中留下了好印象。多年后,已是省委书记的秦光荣曾在多人出席的饭局上这样点评下属许雷:“他家里有钱,不是为了钱来工作,是想干一番事情。”这句点评,后来许雷又在多个场合引用,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攀附秦光荣之初,许雷只是云南建工集团的一名中干,而秦光荣担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与国企联系并不多。因此有人说,许雷当初的“投资”究竟能换来多大收益,还存在变数。起码在与秦家走近的前几年中,许雷并未得到太多“好处”。

  2001年,秦光荣转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就在当年,许雷出任云南建工集团总经理助理。此后数年,秦光荣步步高升,从担任省长,到出任省委书记,也让许雷的“投资”获得了超常回报。

  从小老乡到心腹

  伴随秦光荣在云南官场不断进阶,许雷也步入仕途快车道。从2001年起,许雷的职务几乎每两年就变动一次,完成了从正处级国企中干到正厅级国企一把手的跨越,昔日的小老乡成为秦光荣可以倚重的心腹。

  一名知情人士介绍,许雷从副厅到正厅的关键一步,可谓阻力重重,最终秦光荣力排众议,一手促成。2005年,许雷出任云南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即后来的云投集团)副总经理,并兼任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在云投集团内部,许雷资历较浅,甚至云投集团内部还对许雷颇有微词,认为他作风跋扈,把自己兼任董事长的下属公司变成了独立王国。

  许雷想在云投集团扶正,难度确实很大,他便打起其他算盘,希望将自己兼任董事长的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从云投集团剥离出来。一旦成功,自己将成为名正言顺的正厅级省属国企一把手。对于剥离的事,云投集团不少人反对,但许雷一意运作,尤其是得到了时任省长秦光荣的大力支持。2009年,一大笔优质资产从云投集团剥离,成立云南城投集团,许雷卸任云投集团副总裁,担任城投集团董事长,并自此执掌这家国企十年。

  许雷如愿升迁后,与秦光荣走得更近。知情人向记者介绍,比如有湖南的故友来昆明拜访秦光荣,秦光荣经常安排许雷接待。秦光荣的家人在云南经商,也与城投集团多有牵连。据介绍,秦光荣的小舅子黄永明口碑极差,惹了不少麻烦,很多时候都由许雷出面收拾残局。有一次黄永明收了一个矿山老板的钱,却没能办成事,人家说他是诈骗,举着横幅到省委门口找秦光荣要钱。这件事后来也是许雷出面交涉,才平息下来。

  滇湘两省的相关人士曾说,黄永明是个极不靠谱的人,比如在昆明的一场饭局上他接了两通电话,第一通说自己在湖南老家,第二通又说自己在北京出差。甚至面对秦光荣,黄永明也时常说谎,电话关机,连人都找不到。不过,黄永明对许雷一直很客气,许雷要找黄永明,也总会有办法。

  另有多名云南官员介绍,有一个流传甚广的说法,秦光荣主政云南时,曾亲自询问许雷,是否愿意去市州担任一把手,许雷表态拒绝。

  许雷不仅为秦光荣的亲友在云南经商牵线搭桥,保驾护航,甚至还多次扮演“接盘侠”角色。据内部人士介绍,云南城投集团曾出资收购两处地产项目,而秦光荣的亲友在项目中占有股份。原本经营不善的项目出售之后,秦光荣亲友成功套现。秦光荣的儿子秦岭去华融集团工作后,云南城投集团与华融的业务往来也变得频繁。在秦光荣落马前后,相关部门已针对好几桩外界议论颇多的交易展开调查,许雷自是如坐针毡。

  “大佬的接盘侠”

  许雷攀附秦光荣,为的是官位,坐上官位的他,自然也有自己的打算。献媚于秦光荣的同时,许雷对待下属却是另一副嘴脸。

  曾有媒体报道云南城投集团多年来举债扩张,是“最像民企的国企”。对这个说法,许雷一度沾沾自喜,认为云南城投有民企的冲劲。但一名内部人士说,云南城投赚钱像国企,对待老板像民企。自打云南城投集团成立,许雷就是一把手,掌舵这家千亿级国企十年,俨然将这里视作自己的领地。

  许雷追逐生活上的享受,爱打高尔夫,还出资建有红酒庄园,雪茄屋,在十八大后依然在这些庄园内流连忘返,大宴宾客。许雷很少待在办公室,一个月有二十多天在外面考察,满世界飞,除了几名亲信,谁也不知道他在哪。但每个月他还是会抽两天时间到公司,届时干部们都等在他办公室外面,随时听候召唤。一名云南城投内部人士介绍,许雷回公司时,所有中干都得等在外头,但他不会每个都召见,只是随机叫几个人进去。许雷在办公室骂人时,外面的人战战兢兢。还有一次,许雷回到公司,所有中干排队等候召见,他却在办公室里学习文件,整整一天一个人都没见。

  曾经有一份云南城投的宣传资料上,介绍许雷是企业创始人。内部没人敢提出异议,还是外头的人议论说,国有企业什么时候冒出个创始人?许雷这才觉得不妥,让人将资料收回。

  许雷执掌云南城投十年间,一直奉行“买买买”策略,尽管企业负债率很高,却在国内外收购了大量项目。这些收购项目,盈利能力有待证实,却为企业引来许多非议。2016年,一则“岳阳楼景区交由云南城投经营”的消息在网上传出,引发舆论关注,更有岳阳市民到岳阳楼前拉横幅抗议。有人在岳阳本地论坛发帖,说许雷“有了几个钱,就想玩衣锦还乡”。

  比之那些动辄百亿的交易,云南城投在许雷家乡岳阳的投资并不算多。近年来,云南城投屡有大手笔收购,其中不乏被各方关注,云南城投甚至在资本市场上有了“大佬的接盘侠”的称号。一名昆明商界人士表示,许雷在云南为秦光荣亲友接盘,是为了向上讨好,在资本市场上接盘,帮那些大佬解套,不知是为什么?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许雷落马后,云南方面已对相关收购案展开更严格的审计。

  就在许雷主动投案前十多天,他的老领导秦光荣主动投案。有媒体报道称,秦光荣的儿子被抓,多条案件线索更指向秦本人,他处境被动,不得不投。这种“不得不投”的压力,许雷应是感同身受。秦光荣朋友圈的塌陷,让追随秦光荣多年的许雷的各种贪腐行径,再也无法隐瞒。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一时期,云南省主动投案的官员明显增多。7月5日,宣威市国土资源局党组书记、局长张伟主动投案。7月15日,中共昆明市委党校党委书记、常务副校长范光华(副厅级)主动投案自首。在范光华之后,昆明市委党校又有2人主动投案,其中一人已退休3年。短时间内,同一个单位有3人主动投案,引发外界关注。越来越多的官员选择主动投案,正是反腐败高压态势的体现。

  

  

  撰文 / 张铎

  编辑 / 许秀莲

  视觉 / 玳瑁

  审核 / 徐浩程

  ▼下滑到留言区 发表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