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复新疆,左宗棠抬棺出征镇住了对手这才是沙俄“让步”的原因

  左宗棠与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并称“晚清中兴四大名臣”,曾任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和两江总督,官至东阁大学士、军机大臣,封二等恪靖侯,其功绩和知名度丝毫不在其他三人之下。

  收复新疆,左宗棠抬棺出征镇住了对手?这才是沙俄“让步”的原因

  20岁乡试中举后,左宗棠在会试中屡试不第,但这并没有让这位林则徐口中的“绝世奇才”沉沦,从此“涉猎经世致用之学,遍读群书,悉心钻研兵法”。

  1852年,太平天国大军围攻长沙,这一年的左宗棠刚满40岁。应当时的湖南巡抚张亮基之聘,左宗棠正式出山,投入到保卫大清江山的“精英阵营”。

  此后,左宗棠先后在平定太平天国运动,兴办洋务运动,镇压捻军,平定陕甘同治回乱,收复新疆并推动新疆建省等一系列轰轰烈烈的事业中大展拳脚。而在这些可圈可点的功绩中,左宗棠收复新疆的壮举无疑成为最大亮点。

  受命保卫长沙,在炮火连天的日日夜夜里,左宗棠殚精竭虑,日夜策划,“昼夜调军食,治文书”,苦力支撑大局。湖南巡抚张亮基极为赏识其才能,将全部军事悉数托付给左宗棠,对他的建议一概采纳并立即付诸实施。最终,太平军围攻长沙三个月不下,撤围北去,左宗棠初露峥嵘,一生的功名也从此开始。

  收复新疆,左宗棠抬棺出征镇住了对手?这才是沙俄“让步”的原因

  1859年(咸丰九年),出佐湘幕的左宗棠引起朝野关注,时人有“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湖南不可一日无左宗棠”之语,在群僚竞相举荐下,咸丰帝也对左宗棠给予极大关注。次年,在太平军攻破江南大营后,左宗棠受命随同钦差大臣、两江总督曾国藩襄办军务。

  1861年(咸丰十一年),在曾国藩力荐下,清廷任左宗棠为浙江巡抚,督办军务。1862年(同治元年),左宗棠进军浙江,在随后的两年中先后攻陷金华、绍兴等地,次年升任闽浙总督。 1864年(同治三年),左宗棠攻陷杭州,加太子少保衔,赐黄马褂,论功封二等恪靖伯。

  镇压太平天国后,左宗棠把培养造船技术和海军人才视作迫切任务,遂上疏奏请设局监造轮船。同治帝批准后,左宗棠亲自在福州马尾择址办船厂,同时创建了船政学堂。一年后,福州船政局正式开工,成为中国第一个新式造船厂。

  1862年(同治元年),在陕西的回民趁太平天国和捻军进入陕西的机会发动叛乱,同时在宁夏也爆发了大规模回民暴动。一时间,捻军、回军和当地汉族起义军的叛乱此起彼伏,陕甘局势几近糜烂。

  危机关头,清廷令左宗棠赴陕甘平定回乱。1867年(同治六年),左宗棠以钦差大臣身份督统军队,屡次击败捻军,在第二年协助李鸿章消灭了西捻军。随后,左宗棠进军陕北延安、榆林一带,苦战一年最终逼降董福祥统领的汉族起义军。

  1869年(同治八年),左宗棠由泾州进驻平凉,接陕甘总督印。

  收复新疆,左宗棠抬棺出征镇住了对手?这才是沙俄“让步”的原因

  左宗棠认定,盘踞在金积堡一带的马化龙是回乱的罪魁祸首之一,随即调集重兵围攻金积堡。在“左军”的强大攻势下,马化龙父子和当地回军首领马占鳌相继投降被杀。至此,回军主力被消灭,左宗棠赏加骑都尉世职。

  1872年(同治十一年),左宗棠派刘锦棠克复西宁,另派徐占彪进攻肃州,同时在兰州创办了甘肃机器制造局。当年8月,左宗棠入驻陕甘总督驻地兰州。1873年(同治十二年),西宁回民军首领马桂源投降。随后,左宗棠率部大举围攻肃州,其后还亲往肃州督战。

  随着肃州克复,历时11年之久的陕甘回变终于被平定。清廷着左宗棠以陕甘总督协办大学士,赏加一等轻车都尉世职。次年8月,左宗棠补授大学士,不久又补为东阁大学士。

  大清的内忧外患在1870年代接连不断,就在左宗棠率部平定陕甘回变的1874年,沙俄和英国趁机作乱,扶植阿古柏势力侵占乌鲁木齐和吐鲁番等新疆大部地区,沙俄更是出兵强占了伊犁地区,而这一年又发生了日本侵台事件。由此,清廷展开了“海防”与“塞防”之争。

  李鸿章等力主海防、放弃塞防,以日本为主要假想敌,“停撤之饷,匀作海防之饷”。左宗棠对此给予驳斥,强烈主张海防与塞防并重,提出“不收复新疆,陕甘清军便会被长期牵制,不仅不能裁减兵饷助益海防,且“自撤藩篱,则我退寸而寇进尺”,尤招致英、俄势力之渗透。”

  最终,左宗棠的意见占了上风。1875年5月,清廷下诏授左宗棠以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全权节制三军,择机出塞平叛新疆。

  收复新疆,左宗棠抬棺出征镇住了对手?这才是沙俄“让步”的原因

  虽已年过花甲,左宗棠仍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准备大干一场。首先确定了“先北后南”和“缓进急战”的军事战略后,左宗棠用一年半的时间筹措军饷,积草屯粮,大力整顿军队。在地域广阔的大西北征战多年他最清楚,后勤对打仗有多么重要。

  在“西征”的经费上,左宗棠极力争取力求宽裕。几经波折,清廷最终下诏“准左宗棠自借款弥补缺口”。就这样,从1874年(同治十三年)至1881年(光绪七年)间,左宗棠先后三次为西征借款,总计向洋商借款1375万两,另向华商借款846万两。

  准备就绪后,1876年(光绪二年)4月,左宗棠在肃州祭旗,分兵两路率军出关。经过数月激战,8月,刘锦棠部顺利收复乌鲁木齐,北路至此荡平。在随后打开南疆的作战中,刘锦棠按照左宗棠的部署分三路进军,逐一攻克达坂、托克逊和吐鲁番三城,南疆的门户大开,自知大势已去的阿古柏仓皇出逃。

  1877年8月,左宗棠大军一路向西挺进,依次收复了南疆东四城。见状,西四城之敌自乱阵脚,相互攻杀。12月,刘锦棠继续进军,先后收复喀什噶尔、叶尔羌和英吉沙尔,阿古柏的长子胡里与白彦虎逃往俄国。

  收复新疆,左宗棠抬棺出征镇住了对手?这才是沙俄“让步”的原因

  1878年1月,西征军攻克和田,西四城完全收复。 至此,这场由英俄支持的阿古柏之乱终告平息。仅一年多时间,左宗棠的西征军就收复了除伊犁外的新疆领土。

  清廷大喜过望,嘉其功,诏封二等恪靖侯。左宗棠声名远扬,新疆各地大小村镇纷纷建立“左公祠”,民众到此烧香礼拜,络绎不绝。

  当年,趁阿古柏侵占新疆之机,沙俄悍然出兵侵占伊犁,蛮横地宣布“伊犁永远归俄国管辖”。但是,因克里米亚战争造成的元气大衰,外厉内荏的沙俄不得不在照会清朝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时说些外交辞令,称“只因回乱未靖,代为收复伊犁,待关内外肃清,乌鲁木齐、玛纳斯各城克服之后,当即交还”。

  沙俄显然不相信清军有实力平定叛乱,收复城池,岂料左宗棠果真收复了乌鲁木齐、玛纳斯等城。于是,被落了口实的沙俄不得不答应通过外交途径和平解决伊犁问题。

  1878年(光绪四年),左宗棠数次上书朝廷收复伊犁,同时与俄国交涉,但无果。清廷派遣崇厚为全权大臣出使俄国进行谈判,1879年(光绪五年),在沙俄的威逼下,崇厚签订《里瓦几亚条约》,以丧失大片领土和赔款500万卢布为代价“收回”了九座空城。

  消息传到国内,舆论大哗,左宗棠怒斥崇厚的卖国行径,指出“武事不竞之秋,有割地求和者矣,此可为叹息痛恨者矣!”左宗棠还指出,《崇约》未经清廷批准,对中国不生效力,可以推翻。

  迫于舆论,清政府将崇厚治罪,并拒绝批准《崇约》。1880年(光绪六年),清廷改派曾纪泽出使俄国重议条约。与此同时,69岁的左宗棠兵分三路向伊犁方向挺进,为收复伊犁誓与沙俄决一死战,从肃州赴伊犁时,左宗棠下令携带棺材出征。

  收复新疆,左宗棠抬棺出征镇住了对手?这才是沙俄“让步”的原因

  当年6月,左宗棠大军进抵哈密。沙俄恼羞成怒,一面增兵伊犁,一面调遣军舰游弋海上。见此情景,清廷不得已召左宗棠回京。虚张声势的沙俄不明底细,误以为左宗棠回京是清廷有“动兵之意”。刚结束了俄土战争,沙俄不仅兵力虚弱,财政也几近涸竭,迫于形势,沙皇政府不得不决定在谈判桌上做出“让步”。

  1881年(光绪七年)2月,曾纪泽与俄方代表订立了《中俄伊犁条约》,当然,这对于中国仍是一个不平等条约。较之“崇约”,虽赔款由500万卢布增至900万卢布,并仍割去了伊犁霍尔果斯河以西之领土,但收回了伊犁九城及特克斯一带地方,在领事等问题上也收回一些权利。

  当时的一个英国外交官事后评论道:“中国已迫使俄国做出了它从未做过的事,把业已吞下去的领土又吐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