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情缘】月下红雁(52)

  

  此时此刻,宋红月正疑惑地望着黄先生,心中七八个疑团。

  只听黄先生叹了口气,道:“大小姐,我是怎么下来的,一时和你解释不清,那个金树田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总之,咱们先想办法出去吧。”

  宋红月掸着身上的沙盐,道:“你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问你,这地方的出口在哪里?”

  黄先生抬头上望,道:“这洞底的地形我已勘察了好多遍,有两个出口。”

  宋红月忙问:“哪两个出口?”

  黄先生道:“一个出口是原路返回,咱们怎么掉下来的,就怎么爬上去。”

  宋红月摇摇头,道:“这不和没说一样嘛。”

  她抬眼望去,环绕一周,这里距离上面没有十丈,少说也有七八丈,四周皆是石壁,不但光滑异常,无可容手足之处,而且向内倾斜,除非是壁虎、苍蝇,方能附壁不落。

  她皱着眉头道:“根本爬不上去!”

  黄先生点点头,道:“便是爬上去,怕是那老蛇精尚在洞口,咱们还是走另一个出口吧。”

  宋红月不禁一喜,忙道:“另一个出口定是在洞底!咱们快走!”

  黄先生神色凝重地从洞口的这边望向那边,道:“另一个出口,也在上边。这洞底我已查遍了,没有任何出口。”

  宋红月不禁“啊”的一声,一时只觉脑中充血,愤愤地道:“出口全在上面,这一个出口和一百个出口又有什么不同?怎么上去啊?”她呆呆的仰望着上面,凝思半晌,实是束手无策,道:“便是轻功再卓越之人,也是决计上不去的。除非我会飞!我又哪里会飞啊?我好不容易才爬上山洞,又摔了下来,现在又要爬上去?我便是有力气爬也爬不上去啊!若是妹妹在,定能带我飞上去!”

  她越瞧越焦虑,不停地转来转去,惶急道:“咱们会不会饿死在这里?渴死在这里?”

  黄先生摆了摆手,平静地道:“这倒不用担心,我修炼过辟谷神功,一年半载不进食也无妨。”

  宋红月听了,更是一阵气恼一阵恐惧,忍不住急哭了,叫道:“我没修炼过什么辟谷神功啊!你是妖精不用进食,我得吃饭喝水啊!”

  黄先生笑脸安慰道:“大小姐,你别急啊,我会飞!”

  宋红月听他这么说,上一刻已绝望的心境立时又迎来了一缕春光,喜道:“是啊!你是黄鼠狼精!”

  黄先生很是纳闷,沉着脸道:“是谁和你说我是黄鼠狼的?定是那老狐狸。那日她去你家大闹一场,抢走你的白公子,怎么还有闲工夫和你交待我是黄鼠狼?”

  宋红月听了,便知他并不知道自己与小月已义结金兰了,只是眼下她急欲出洞,没心思和他细说其中缘由,当即抓住黄先生的双肩道:“快带我飞上去!”

  黄先生忙道:“大小姐莫急,老蛇精在上面设下天之四灵的阵法对付我。我试过多次,每次飞上去,都被四个护法神封堵,我逃不出去啊!老蛇精精通五行八卦,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我破不过这个天数阵法!除非是天上的神仙......”

  宋红月一听,当即拍腿大叫:“我是神仙啊!什么法术对我都不起作用!”

  黄先生素知大小姐性情童真风趣,没有搭话,一本正经的道:“若是搬些石头来,用石头砸烂那些石像,不知此法行不行得通?只是......”他呆呆的望着这片盐海,叹道:“这里哪有石头啊?”

  宋红月急道:“我是神仙转世!小月妹妹......你说的那个老狐狸亲口和我说的,我是什么真人转世!起初我也不信,可我被雷劈,毫发无损,小月妹妹的九尾幻术,迷倒了我家所有人,唯有我没事,还是那个蛇精的金丹,对我也不起任何作用。”

  黄先生听了,大出意料之外,他不由得上下打量着宋红月,脑中一团乱,惶惑道:“是老狐狸亲口和你说的......不会这么巧吧......你是太上真人......老狐狸却阴错阳差进了白府......”他心念急转:“大小姐生下来时哈哈大笑,不会哭,天上的神仙逍遥快活,哪里知道生而为人的苦恼,自是不会哭!”

  转瞬间,只见黄先生已是一副谄媚之态,他向宋红月赔笑道:“太上真人!这......这......您瞧我这不是给您添乱嘛......都怪鼠弟谎报军情,还有那个老狐狸,她以公废私,自己看上了白公子,非要我去招惹那金家两个公子。您放心,待我出去,我画一幅老狐狸的画像,然后拿到市集给世人展览,让那些好色之徒纠缠老狐狸,给您出口恶气。”

  宋红月不想听这个黄鼠狼精讲他的鬼把戏,不耐烦地道:“快带我离开这里!”

  黄先生当即得令,抓住宋红月的双肩,脚下用力一蹬,只听“嗖”的一声,已飞跃上了十丈之高。

  霎时之间,上面摆放的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大神兽,分别口吐水火土石四种元素,从东西南北四方汇结而成一副太极八卦印,罩在了黄先生的头顶之上。

  黄先生一惊之下,再一转头,只见宋红月的眉心之中灵光四溅,接着四下吹了一阵清风,那太极八卦印便消失了。这短短的一瞬之间,宋红月根本什么都没瞧见,心中纳闷:“这黄鼠狼说的护法神在哪里?”

  黄先生却是心中大喜,心道:“她果然是太上真人转世!哈哈哈!”想到此处,他更是兴奋,携着宋红月直飞向洞口的另一端,叫道:“咱们不走原路,去洞后的出口。”

  不到片刻,遥见前方的石壁上,射出来一道耀眼的阳光。

  宋红月定睛一看,才知这洞穴深处的另一端,确实还有一个出口。只见那洞口处,有人不停地往下倒盐。

  黄先生叫道:“我们要出去了!”

  呼的一声,他们已然飞出洞穴,落在了地下。

  黄先生舒了一口长气,站直身子,此时已是黎明时分,但见东方一轮太阳正在徐徐升起。

  他在闭塞的洞穴中关了几日,此时重得自由,胸怀间说不出的舒畅,忽然心想:“我何不直接带太上真人去找上仙?何必再把功劳让给老狐狸?便让她和白公子白头偕老吧。”

  

  大石可金

  字数 2088

  

  此时此刻,宋红月正疑惑地望着黄先生,心中七八个疑团。

  只听黄先生叹了口气,道:“大小姐,我是怎么下来的,一时和你解释不清,那个金树田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总之,咱们先想办法出去吧。”

  宋红月掸着身上的沙盐,道:“你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问你,这地方的出口在哪里?”

  黄先生抬头上望,道:“这洞底的地形我已勘察了好多遍,有两个出口。”

  宋红月忙问:“哪两个出口?”

  黄先生道:“一个出口是原路返回,咱们怎么掉下来的,就怎么爬上去。”

  宋红月摇摇头,道:“这不和没说一样嘛。”

  她抬眼望去,环绕一周,这里距离上面没有十丈,少说也有七八丈,四周皆是石壁,不但光滑异常,无可容手足之处,而且向内倾斜,除非是壁虎、苍蝇,方能附壁不落。

  她皱着眉头道:“根本爬不上去!”

  黄先生点点头,道:“便是爬上去,怕是那老蛇精尚在洞口,咱们还是走另一个出口吧。”

  宋红月不禁一喜,忙道:“另一个出口定是在洞底!咱们快走!”

  黄先生神色凝重地从洞口的这边望向那边,道:“另一个出口,也在上边。这洞底我已查遍了,没有任何出口。”

  宋红月不禁“啊”的一声,一时只觉脑中充血,愤愤地道:“出口全在上面,这一个出口和一百个出口又有什么不同?怎么上去啊?”她呆呆的仰望着上面,凝思半晌,实是束手无策,道:“便是轻功再卓越之人,也是决计上不去的。除非我会飞!我又哪里会飞啊?我好不容易才爬上山洞,又摔了下来,现在又要爬上去?我便是有力气爬也爬不上去啊!若是妹妹在,定能带我飞上去!”

  她越瞧越焦虑,不停地转来转去,惶急道:“咱们会不会饿死在这里?渴死在这里?”

  黄先生摆了摆手,平静地道:“这倒不用担心,我修炼过辟谷神功,一年半载不进食也无妨。”

  宋红月听了,更是一阵气恼一阵恐惧,忍不住急哭了,叫道:“我没修炼过什么辟谷神功啊!你是妖精不用进食,我得吃饭喝水啊!”

  黄先生笑脸安慰道:“大小姐,你别急啊,我会飞!”

  宋红月听他这么说,上一刻已绝望的心境立时又迎来了一缕春光,喜道:“是啊!你是黄鼠狼精!”

  黄先生很是纳闷,沉着脸道:“是谁和你说我是黄鼠狼的?定是那老狐狸。那日她去你家大闹一场,抢走你的白公子,怎么还有闲工夫和你交待我是黄鼠狼?”

  宋红月听了,便知他并不知道自己与小月已义结金兰了,只是眼下她急欲出洞,没心思和他细说其中缘由,当即抓住黄先生的双肩道:“快带我飞上去!”

  黄先生忙道:“大小姐莫急,老蛇精在上面设下天之四灵的阵法对付我。我试过多次,每次飞上去,都被四个护法神封堵,我逃不出去啊!老蛇精精通五行八卦,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我破不过这个天数阵法!除非是天上的神仙......”

  宋红月一听,当即拍腿大叫:“我是神仙啊!什么法术对我都不起作用!”

  黄先生素知大小姐性情童真风趣,没有搭话,一本正经的道:“若是搬些石头来,用石头砸烂那些石像,不知此法行不行得通?只是......”他呆呆的望着这片盐海,叹道:“这里哪有石头啊?”

  宋红月急道:“我是神仙转世!小月妹妹......你说的那个老狐狸亲口和我说的,我是什么真人转世!起初我也不信,可我被雷劈,毫发无损,小月妹妹的九尾幻术,迷倒了我家所有人,唯有我没事,还是那个蛇精的金丹,对我也不起任何作用。”

  黄先生听了,大出意料之外,他不由得上下打量着宋红月,脑中一团乱,惶惑道:“是老狐狸亲口和你说的......不会这么巧吧......你是太上真人......老狐狸却阴错阳差进了白府......”他心念急转:“大小姐生下来时哈哈大笑,不会哭,天上的神仙逍遥快活,哪里知道生而为人的苦恼,自是不会哭!”

  转瞬间,只见黄先生已是一副谄媚之态,他向宋红月赔笑道:“太上真人!这......这......您瞧我这不是给您添乱嘛......都怪鼠弟谎报军情,还有那个老狐狸,她以公废私,自己看上了白公子,非要我去招惹那金家两个公子。您放心,待我出去,我画一幅老狐狸的画像,然后拿到市集给世人展览,让那些好色之徒纠缠老狐狸,给您出口恶气。”

  宋红月不想听这个黄鼠狼精讲他的鬼把戏,不耐烦地道:“快带我离开这里!”

  黄先生当即得令,抓住宋红月的双肩,脚下用力一蹬,只听“嗖”的一声,已飞跃上了十丈之高。

  霎时之间,上面摆放的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大神兽,分别口吐水火土石四种元素,从东西南北四方汇结而成一副太极八卦印,罩在了黄先生的头顶之上。

  黄先生一惊之下,再一转头,只见宋红月的眉心之中灵光四溅,接着四下吹了一阵清风,那太极八卦印便消失了。这短短的一瞬之间,宋红月根本什么都没瞧见,心中纳闷:“这黄鼠狼说的护法神在哪里?”

  黄先生却是心中大喜,心道:“她果然是太上真人转世!哈哈哈!”想到此处,他更是兴奋,携着宋红月直飞向洞口的另一端,叫道:“咱们不走原路,去洞后的出口。”

  不到片刻,遥见前方的石壁上,射出来一道耀眼的阳光。

  宋红月定睛一看,才知这洞穴深处的另一端,确实还有一个出口。只见那洞口处,有人不停地往下倒盐。

  黄先生叫道:“我们要出去了!”

  呼的一声,他们已然飞出洞穴,落在了地下。

  黄先生舒了一口长气,站直身子,此时已是黎明时分,但见东方一轮太阳正在徐徐升起。

  他在闭塞的洞穴中关了几日,此时重得自由,胸怀间说不出的舒畅,忽然心想:“我何不直接带太上真人去找上仙?何必再把功劳让给老狐狸?便让她和白公子白头偕老吧。”

  

  此时此刻,宋红月正疑惑地望着黄先生,心中七八个疑团。

  只听黄先生叹了口气,道:“大小姐,我是怎么下来的,一时和你解释不清,那个金树田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总之,咱们先想办法出去吧。”

  宋红月掸着身上的沙盐,道:“你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问你,这地方的出口在哪里?”

  黄先生抬头上望,道:“这洞底的地形我已勘察了好多遍,有两个出口。”

  宋红月忙问:“哪两个出口?”

  黄先生道:“一个出口是原路返回,咱们怎么掉下来的,就怎么爬上去。”

  宋红月摇摇头,道:“这不和没说一样嘛。”

  她抬眼望去,环绕一周,这里距离上面没有十丈,少说也有七八丈,四周皆是石壁,不但光滑异常,无可容手足之处,而且向内倾斜,除非是壁虎、苍蝇,方能附壁不落。

  她皱着眉头道:“根本爬不上去!”

  黄先生点点头,道:“便是爬上去,怕是那老蛇精尚在洞口,咱们还是走另一个出口吧。”

  宋红月不禁一喜,忙道:“另一个出口定是在洞底!咱们快走!”

  黄先生神色凝重地从洞口的这边望向那边,道:“另一个出口,也在上边。这洞底我已查遍了,没有任何出口。”

  宋红月不禁“啊”的一声,一时只觉脑中充血,愤愤地道:“出口全在上面,这一个出口和一百个出口又有什么不同?怎么上去啊?”她呆呆的仰望着上面,凝思半晌,实是束手无策,道:“便是轻功再卓越之人,也是决计上不去的。除非我会飞!我又哪里会飞啊?我好不容易才爬上山洞,又摔了下来,现在又要爬上去?我便是有力气爬也爬不上去啊!若是妹妹在,定能带我飞上去!”

  她越瞧越焦虑,不停地转来转去,惶急道:“咱们会不会饿死在这里?渴死在这里?”

  黄先生摆了摆手,平静地道:“这倒不用担心,我修炼过辟谷神功,一年半载不进食也无妨。”

  宋红月听了,更是一阵气恼一阵恐惧,忍不住急哭了,叫道:“我没修炼过什么辟谷神功啊!你是妖精不用进食,我得吃饭喝水啊!”

  黄先生笑脸安慰道:“大小姐,你别急啊,我会飞!”

  宋红月听他这么说,上一刻已绝望的心境立时又迎来了一缕春光,喜道:“是啊!你是黄鼠狼精!”

  黄先生很是纳闷,沉着脸道:“是谁和你说我是黄鼠狼的?定是那老狐狸。那日她去你家大闹一场,抢走你的白公子,怎么还有闲工夫和你交待我是黄鼠狼?”

  宋红月听了,便知他并不知道自己与小月已义结金兰了,只是眼下她急欲出洞,没心思和他细说其中缘由,当即抓住黄先生的双肩道:“快带我飞上去!”

  黄先生忙道:“大小姐莫急,老蛇精在上面设下天之四灵的阵法对付我。我试过多次,每次飞上去,都被四个护法神封堵,我逃不出去啊!老蛇精精通五行八卦,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我破不过这个天数阵法!除非是天上的神仙......”

  宋红月一听,当即拍腿大叫:“我是神仙啊!什么法术对我都不起作用!”

  黄先生素知大小姐性情童真风趣,没有搭话,一本正经的道:“若是搬些石头来,用石头砸烂那些石像,不知此法行不行得通?只是......”他呆呆的望着这片盐海,叹道:“这里哪有石头啊?”

  宋红月急道:“我是神仙转世!小月妹妹......你说的那个老狐狸亲口和我说的,我是什么真人转世!起初我也不信,可我被雷劈,毫发无损,小月妹妹的九尾幻术,迷倒了我家所有人,唯有我没事,还是那个蛇精的金丹,对我也不起任何作用。”

  黄先生听了,大出意料之外,他不由得上下打量着宋红月,脑中一团乱,惶惑道:“是老狐狸亲口和你说的......不会这么巧吧......你是太上真人......老狐狸却阴错阳差进了白府......”他心念急转:“大小姐生下来时哈哈大笑,不会哭,天上的神仙逍遥快活,哪里知道生而为人的苦恼,自是不会哭!”

  转瞬间,只见黄先生已是一副谄媚之态,他向宋红月赔笑道:“太上真人!这......这......您瞧我这不是给您添乱嘛......都怪鼠弟谎报军情,还有那个老狐狸,她以公废私,自己看上了白公子,非要我去招惹那金家两个公子。您放心,待我出去,我画一幅老狐狸的画像,然后拿到市集给世人展览,让那些好色之徒纠缠老狐狸,给您出口恶气。”

  宋红月不想听这个黄鼠狼精讲他的鬼把戏,不耐烦地道:“快带我离开这里!”

  黄先生当即得令,抓住宋红月的双肩,脚下用力一蹬,只听“嗖”的一声,已飞跃上了十丈之高。

  霎时之间,上面摆放的玄武、朱雀、青龙、白虎四大神兽,分别口吐水火土石四种元素,从东西南北四方汇结而成一副太极八卦印,罩在了黄先生的头顶之上。

  黄先生一惊之下,再一转头,只见宋红月的眉心之中灵光四溅,接着四下吹了一阵清风,那太极八卦印便消失了。这短短的一瞬之间,宋红月根本什么都没瞧见,心中纳闷:“这黄鼠狼说的护法神在哪里?”

  黄先生却是心中大喜,心道:“她果然是太上真人转世!哈哈哈!”想到此处,他更是兴奋,携着宋红月直飞向洞口的另一端,叫道:“咱们不走原路,去洞后的出口。”

  不到片刻,遥见前方的石壁上,射出来一道耀眼的阳光。

  宋红月定睛一看,才知这洞穴深处的另一端,确实还有一个出口。只见那洞口处,有人不停地往下倒盐。

  黄先生叫道:“我们要出去了!”

  呼的一声,他们已然飞出洞穴,落在了地下。

  黄先生舒了一口长气,站直身子,此时已是黎明时分,但见东方一轮太阳正在徐徐升起。

  他在闭塞的洞穴中关了几日,此时重得自由,胸怀间说不出的舒畅,忽然心想:“我何不直接带太上真人去找上仙?何必再把功劳让给老狐狸?便让她和白公子白头偕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