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上天柱山,一览众山小

   好故事讲出来

  【浮世绘】从天柱山下来

  原创: 刘浪 晚上八点 今天

  

  

  从天柱山下来

  一

  当早上7时光景小赵带我们来到南大门的时候,索道尚未开启,纵然开启也选择步行,难道难过珠穆朗玛?是以步行登山,山叫天柱山……

  喝的茅台,抽的中华,小赵说老板交待下,让你吃好住好玩好。心想自己何德何能,惭愧,我说我是你老板的老板,不听话打你屁股,小赵诺诺,单道“一览众山小”,却不给上句“会当临绝顶”。

  风大雨急。

  甫进山门沿石阶登山十来分钟吧,迎面两拨客人折返,其中一拨一家子四人,女主人害怕,她说这种天气,怕被雷击,安全第一。

  小赵的老板我愧为人师的学生斯小兵君,这会儿是否在担心着我们一行三人风雨之中的行程?

  

  二

  说走就走的冲动,起因妻子的怂恿。她知道我天性贪玩,知道我念念叨叨人在合肥的学生斯小兵君。

  路上,在义乌到合肥的高铁上,打通电话告诉说来就来的冒昧。时逢周末,想到斯君可能回杭州看望他的妻子,可能回东阳看望他的父母,可能人在江湖。心想如果他不在合肥,也会招呼个朋友或属下作适当安排,反正我两口子要求不高,粗菜淡饭最好。

  不曾想斯君人在合肥,马上安排小赵与我联系接站。

街上,我跟小赵商量。

  小赵实诚,把这话传于斯君。“这话亏你说得出来?”小赵替我背锅,上天柱山路上,他说他被斯总呛住:“让老师他们自驾行走,我怎么放心得下?!”

  

  三

  上山艰难,何况风大雨大。

  来前斯君得知我曾两度黄山,便作九华山、天柱山两日游的安排。

  这是在7月8日,斯君陪我李鸿章故居、包公祠、三河古镇一日游。其中说起胡雪岩与左宗棠、李鸿章的关系,师生探讨,不曾想昔日并不出挑的学生,出挑了,有思想在,想当年不太爱读书,现如今却有古今认知,这思想,比一介书生的老师睿智。是日天气晴好,当行走在岁月斑驳的青石小巷上,斯君安排次日行程:先九华山,再天柱山,中间住一宿?

  在我,决定二选其一,天柱山。

  登山途中,完成我对天柱山的认知。

  天柱山,古称皖山,以皖君封地所在得名,后来的后来,安徽属地以皖简称,而且,该山曾称南岳,后南移衡山,那是后来的事了。

  三山五岳游遍,自信这山难不倒我。小赵一马当先,常山赵子龙单骑救主的气概,走不多远回头喊话,看我们老两口是否安全,他说前路无人,担心悬崖绝壁,以及野兽出没。

  回来后知道,几年前斯君公司活动曾到山一游。他回忆有一棵松树从悬崖隙缝硬生生挤出来……

  “任尔东西南北风”,是啊是的,从通天谷到神秘谷的间隙,一棵松树从岩壁缝隙硬生生挤将出来,几乎蛮不讲理,景区给立牌标榜,上书“咬定青山不放松”。

  

  四

  咬定青山不放松,也许正是斯君的精神所在。

  父母农民,斯君作为农村儿郎一路走来。多年阕隔后重逢,不曾想他办着服装厂,产品穿到五大洲身上。办得好好的,不曾想他冷不丁闯进建筑领域,如入丛林,诛茅开径——

  丛林中,可能野兽出没?而动物凶猛!

  岩石的盛宴,感叹这天柱山。山腰杉木,远近左右逶迤,渐行渐上,只见松树妖娆,他活出个性,活出气象万千。

  一路坎坷,一路风雨,斯君走过来了。酒逢知己,盛情难却,呵呵,何等兴之所至!筵席散,归去,醉眼朦胧,明月清风,斯君带我入住香格里拉,而我闹了笑话:

  11日早上8.30时许,穿着酒店提供的拖鞋下二楼就餐,当值姑娘拦着不让进,说容易滑倒。我知道自己不合礼仪,但耍赖:那脱了鞋子光脚进去行不行?重回十二楼,却不知道昨晚入住的房间号。无奈之余,扯嗓子喊服务员、服务员……没人响应,纳闷这香格里拉配称五星级酒店?

  只好揑着磁卡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刷过去,看有没有滋滋吱声。刷不几间,来人,他一身安保着装,问干嘛干嘛?

  

  五

  写下如上文字,在回家两天缓过神来之后。

  隔着长江,不知斯君在忙着什么。

  三两天下来,与小赵说到了一块,相约自个结伴玩去,他说斯总本月27日公司福利飞英伦三岛去……

  

  作者系“晚上八点”特约作家

  东阳市作家协会主席

  

  【浮世绘】从天柱山下来

  原创: 刘浪 晚上八点 今天

  

  

  从天柱山下来

  一

  当早上7时光景小赵带我们来到南大门的时候,索道尚未开启,纵然开启也选择步行,难道难过珠穆朗玛?是以步行登山,山叫天柱山……

  喝的茅台,抽的中华,小赵说老板交待下,让你吃好住好玩好。心想自己何德何能,惭愧,我说我是你老板的老板,不听话打你屁股,小赵诺诺,单道“一览众山小”,却不给上句“会当临绝顶”。

  风大雨急。

  甫进山门沿石阶登山十来分钟吧,迎面两拨客人折返,其中一拨一家子四人,女主人害怕,她说这种天气,怕被雷击,安全第一。

  小赵的老板我愧为人师的学生斯小兵君,这会儿是否在担心着我们一行三人风雨之中的行程?

  

  二

  说走就走的冲动,起因妻子的怂恿。她知道我天性贪玩,知道我念念叨叨人在合肥的学生斯小兵君。

  路上,在义乌到合肥的高铁上,打通电话告诉说来就来的冒昧。时逢周末,想到斯君可能回杭州看望他的妻子,可能回东阳看望他的父母,可能人在江湖。心想如果他不在合肥,也会招呼个朋友或属下作适当安排,反正我两口子要求不高,粗菜淡饭最好。

  不曾想斯君人在合肥,马上安排小赵与我联系接站。

街上,我跟小赵商量。

  小赵实诚,把这话传于斯君。“这话亏你说得出来?”小赵替我背锅,上天柱山路上,他说他被斯总呛住:“让老师他们自驾行走,我怎么放心得下?!”

  

  三

  上山艰难,何况风大雨大。

  来前斯君得知我曾两度黄山,便作九华山、天柱山两日游的安排。

  这是在7月8日,斯君陪我李鸿章故居、包公祠、三河古镇一日游。其中说起胡雪岩与左宗棠、李鸿章的关系,师生探讨,不曾想昔日并不出挑的学生,出挑了,有思想在,想当年不太爱读书,现如今却有古今认知,这思想,比一介书生的老师睿智。是日天气晴好,当行走在岁月斑驳的青石小巷上,斯君安排次日行程:先九华山,再天柱山,中间住一宿?

  在我,决定二选其一,天柱山。

  登山途中,完成我对天柱山的认知。

  天柱山,古称皖山,以皖君封地所在得名,后来的后来,安徽属地以皖简称,而且,该山曾称南岳,后南移衡山,那是后来的事了。

  三山五岳游遍,自信这山难不倒我。小赵一马当先,常山赵子龙单骑救主的气概,走不多远回头喊话,看我们老两口是否安全,他说前路无人,担心悬崖绝壁,以及野兽出没。

  回来后知道,几年前斯君公司活动曾到山一游。他回忆有一棵松树从悬崖隙缝硬生生挤出来……

  “任尔东西南北风”,是啊是的,从通天谷到神秘谷的间隙,一棵松树从岩壁缝隙硬生生挤将出来,几乎蛮不讲理,景区给立牌标榜,上书“咬定青山不放松”。

  

  四

  咬定青山不放松,也许正是斯君的精神所在。

  父母农民,斯君作为农村儿郎一路走来。多年阕隔后重逢,不曾想他办着服装厂,产品穿到五大洲身上。办得好好的,不曾想他冷不丁闯进建筑领域,如入丛林,诛茅开径——

  丛林中,可能野兽出没?而动物凶猛!

  岩石的盛宴,感叹这天柱山。山腰杉木,远近左右逶迤,渐行渐上,只见松树妖娆,他活出个性,活出气象万千。

  一路坎坷,一路风雨,斯君走过来了。酒逢知己,盛情难却,呵呵,何等兴之所至!筵席散,归去,醉眼朦胧,明月清风,斯君带我入住香格里拉,而我闹了笑话:

  11日早上8.30时许,穿着酒店提供的拖鞋下二楼就餐,当值姑娘拦着不让进,说容易滑倒。我知道自己不合礼仪,但耍赖:那脱了鞋子光脚进去行不行?重回十二楼,却不知道昨晚入住的房间号。无奈之余,扯嗓子喊服务员、服务员……没人响应,纳闷这香格里拉配称五星级酒店?

  只好揑着磁卡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刷过去,看有没有滋滋吱声。刷不几间,来人,他一身安保着装,问干嘛干嘛?

  

  五

  写下如上文字,在回家两天缓过神来之后。

  隔着长江,不知斯君在忙着什么。

  三两天下来,与小赵说到了一块,相约自个结伴玩去,他说斯总本月27日公司福利飞英伦三岛去……

  

  作者系“晚上八点”特约作家

  东阳市作家协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