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心之海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柳梅蟾宫客

  崔鱼,渔民之子,生于九牧国北陆武湖旁村,为村中捕鱼第一健将。毋论冬夏,水性好极,引以为傲,三十岁来,村中男女老少皆不能及。心怀一遗憾之事,乃一生未曾见海,常言天下水性一般同,海洋无以为惧。

  有好学者,每问武湖捕鱼之法,崔鱼悉以传之。日久,便自以为天下捕鱼之法,尽在囊中。

  有见海之人,返乡探亲。村中男女思其见多识广,皆去拜会。崔鱼亦往,然关心之事唯有一件。

  崔鱼见他,问道:“兄,海阔否?”

  见海之人笑道:“海之阔,武湖定能不及矣。”

  崔鱼心觉不满,便言:“海之阔,三湖可满?”

  见海之人摇头大笑:“十湖亦不能足。”

  崔鱼大惊,问道:“兄,海有鱼否?”

  见海之人点头:“海湾多有渔村,似武湖渔户乃有千万家之多。皆因海中之鱼无穷也。”

  崔鱼点头叹道:“可叹吾不在海边,捕不尽海之鱼。”

  见海之人观他面露轻蔑,惊道:“弟何出此言,汝曾见海?”

  崔鱼摇头:“远甚,不能。”

  见海之人便不悦:“弟之意,若弟在海,可捕尽海之鱼?”

  崔鱼点头:“必然。”

  见海之人抚掌大笑,谓之旁人,旁人亦笑。崔鱼大怒,红脸变紫,紫脸又黑,终于大叫:“武湖之内,水性我为第二,谁敢第一?海洋大小,俱在我心。尔等戏我,我心焉能诓我?有朝一日,吾定要捕尽海洋之鱼!”

  见海之人大惊失色,慌道:“弟!兄焉敢戏汝!武湖为武湖,海洋为海洋,汝于武湖之中捕鱼,酣畅淋漓,快意一生。海洋之大,波浪不同,弟未必得手。”

  众人附议皆劝,崔鱼哪里肯听。见海之人思忖再三,谨慎言道:“弟!如若不信,可以一试。”

  崔鱼大喜,拉扯见海之人衣袖,贴身求道:“兄,此番返程,可携我一游。”

  见海之人哭笑不能,便言:“非是我话多。弟久在武湖,武湖之深浅,水草鱼虾之动向,弟悉知晓。那海洋宽阔神秘,风浪巨大,鱼情复杂非凡,恐弟难以调控。”

  崔鱼说道:“吾在武湖,已知天下水性,有道是知一二而晓三四。区区海洋,复杂如何,吾有何不懂?”

  旁人亦言:“崔兄!平日汝从未言过天下之水况,今日见兄夸大,恐危兄命,兄三思。”

  崔鱼摆手笑道:“俱在我心,盖未与尔等传授耳。”

  见海之人劝道:“倘若海洋之事不对弟心之所想,弟命休矣!”

  崔鱼急道:“吾自有分寸,兄先应了。”

  见海之人只得应他。次日启程,二人前往海湾。一去六百里,终于见海,岸上木石凌乱,崖下波涛滚滚,激流涌动。

  见海之人唯恐崔鱼乱动,便说:“弟可一试,万万不可深潜。海洋之水,非同武湖一般。”

  那崔鱼立于崖上,除去衣衫,迎风而立,放声高喊:“世间之水在心湾,捕尽海鱼有何难!”说罢纵身而入,水花翻腾,霎时不见踪影。见海之人慌忙靠近,但见海中怒涛拍岸,波浪冲天。海上风声呼啸,水鸟翱翔。

  见海之人大呼:“弟命休矣!”

  此后世间再无崔鱼。

  而后,见海之人每每回乡,都诉崔鱼之事,村中老小叹息之时,不免议论,皆言崔鱼技艺高超,头脑飞快,然竟乱想不懂之事,胡猜未见之物,捕武湖之鱼以为天下,游武湖之水以为海洋。心中所想,以为定理。因此丧命,不为遗憾。村中有一小童,略懂笔墨,编为故事,名为《游心之海》,书中言崔鱼只知心中之海,不知外面海洋之大,故而丧命之奇闻。

  96

  柳梅蟾宫客

  2.6

  2019.08.03 23:28*

  字数 1261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柳梅蟾宫客

  崔鱼,渔民之子,生于九牧国北陆武湖旁村,为村中捕鱼第一健将。毋论冬夏,水性好极,引以为傲,三十岁来,村中男女老少皆不能及。心怀一遗憾之事,乃一生未曾见海,常言天下水性一般同,海洋无以为惧。

  有好学者,每问武湖捕鱼之法,崔鱼悉以传之。日久,便自以为天下捕鱼之法,尽在囊中。

  有见海之人,返乡探亲。村中男女思其见多识广,皆去拜会。崔鱼亦往,然关心之事唯有一件。

  崔鱼见他,问道:“兄,海阔否?”

  见海之人笑道:“海之阔,武湖定能不及矣。”

  崔鱼心觉不满,便言:“海之阔,三湖可满?”

  见海之人摇头大笑:“十湖亦不能足。”

  崔鱼大惊,问道:“兄,海有鱼否?”

  见海之人点头:“海湾多有渔村,似武湖渔户乃有千万家之多。皆因海中之鱼无穷也。”

  崔鱼点头叹道:“可叹吾不在海边,捕不尽海之鱼。”

  见海之人观他面露轻蔑,惊道:“弟何出此言,汝曾见海?”

  崔鱼摇头:“远甚,不能。”

  见海之人便不悦:“弟之意,若弟在海,可捕尽海之鱼?”

  崔鱼点头:“必然。”

  见海之人抚掌大笑,谓之旁人,旁人亦笑。崔鱼大怒,红脸变紫,紫脸又黑,终于大叫:“武湖之内,水性我为第二,谁敢第一?海洋大小,俱在我心。尔等戏我,我心焉能诓我?有朝一日,吾定要捕尽海洋之鱼!”

  见海之人大惊失色,慌道:“弟!兄焉敢戏汝!武湖为武湖,海洋为海洋,汝于武湖之中捕鱼,酣畅淋漓,快意一生。海洋之大,波浪不同,弟未必得手。”

  众人附议皆劝,崔鱼哪里肯听。见海之人思忖再三,谨慎言道:“弟!如若不信,可以一试。”

  崔鱼大喜,拉扯见海之人衣袖,贴身求道:“兄,此番返程,可携我一游。”

  见海之人哭笑不能,便言:“非是我话多。弟久在武湖,武湖之深浅,水草鱼虾之动向,弟悉知晓。那海洋宽阔神秘,风浪巨大,鱼情复杂非凡,恐弟难以调控。”

  崔鱼说道:“吾在武湖,已知天下水性,有道是知一二而晓三四。区区海洋,复杂如何,吾有何不懂?”

  旁人亦言:“崔兄!平日汝从未言过天下之水况,今日见兄夸大,恐危兄命,兄三思。”

  崔鱼摆手笑道:“俱在我心,盖未与尔等传授耳。”

  见海之人劝道:“倘若海洋之事不对弟心之所想,弟命休矣!”

  崔鱼急道:“吾自有分寸,兄先应了。”

  见海之人只得应他。次日启程,二人前往海湾。一去六百里,终于见海,岸上木石凌乱,崖下波涛滚滚,激流涌动。

  见海之人唯恐崔鱼乱动,便说:“弟可一试,万万不可深潜。海洋之水,非同武湖一般。”

  那崔鱼立于崖上,除去衣衫,迎风而立,放声高喊:“世间之水在心湾,捕尽海鱼有何难!”说罢纵身而入,水花翻腾,霎时不见踪影。见海之人慌忙靠近,但见海中怒涛拍岸,波浪冲天。海上风声呼啸,水鸟翱翔。

  见海之人大呼:“弟命休矣!”

  此后世间再无崔鱼。

  而后,见海之人每每回乡,都诉崔鱼之事,村中老小叹息之时,不免议论,皆言崔鱼技艺高超,头脑飞快,然竟乱想不懂之事,胡猜未见之物,捕武湖之鱼以为天下,游武湖之水以为海洋。心中所想,以为定理。因此丧命,不为遗憾。村中有一小童,略懂笔墨,编为故事,名为《游心之海》,书中言崔鱼只知心中之海,不知外面海洋之大,故而丧命之奇闻。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柳梅蟾宫客

  崔鱼,渔民之子,生于九牧国北陆武湖旁村,为村中捕鱼第一健将。毋论冬夏,水性好极,引以为傲,三十岁来,村中男女老少皆不能及。心怀一遗憾之事,乃一生未曾见海,常言天下水性一般同,海洋无以为惧。

  有好学者,每问武湖捕鱼之法,崔鱼悉以传之。日久,便自以为天下捕鱼之法,尽在囊中。

  有见海之人,返乡探亲。村中男女思其见多识广,皆去拜会。崔鱼亦往,然关心之事唯有一件。

  崔鱼见他,问道:“兄,海阔否?”

  见海之人笑道:“海之阔,武湖定能不及矣。”

  崔鱼心觉不满,便言:“海之阔,三湖可满?”

  见海之人摇头大笑:“十湖亦不能足。”

  崔鱼大惊,问道:“兄,海有鱼否?”

  见海之人点头:“海湾多有渔村,似武湖渔户乃有千万家之多。皆因海中之鱼无穷也。”

  崔鱼点头叹道:“可叹吾不在海边,捕不尽海之鱼。”

  见海之人观他面露轻蔑,惊道:“弟何出此言,汝曾见海?”

  崔鱼摇头:“远甚,不能。”

  见海之人便不悦:“弟之意,若弟在海,可捕尽海之鱼?”

  崔鱼点头:“必然。”

  见海之人抚掌大笑,谓之旁人,旁人亦笑。崔鱼大怒,红脸变紫,紫脸又黑,终于大叫:“武湖之内,水性我为第二,谁敢第一?海洋大小,俱在我心。尔等戏我,我心焉能诓我?有朝一日,吾定要捕尽海洋之鱼!”

  见海之人大惊失色,慌道:“弟!兄焉敢戏汝!武湖为武湖,海洋为海洋,汝于武湖之中捕鱼,酣畅淋漓,快意一生。海洋之大,波浪不同,弟未必得手。”

  众人附议皆劝,崔鱼哪里肯听。见海之人思忖再三,谨慎言道:“弟!如若不信,可以一试。”

  崔鱼大喜,拉扯见海之人衣袖,贴身求道:“兄,此番返程,可携我一游。”

  见海之人哭笑不能,便言:“非是我话多。弟久在武湖,武湖之深浅,水草鱼虾之动向,弟悉知晓。那海洋宽阔神秘,风浪巨大,鱼情复杂非凡,恐弟难以调控。”

  崔鱼说道:“吾在武湖,已知天下水性,有道是知一二而晓三四。区区海洋,复杂如何,吾有何不懂?”

  旁人亦言:“崔兄!平日汝从未言过天下之水况,今日见兄夸大,恐危兄命,兄三思。”

  崔鱼摆手笑道:“俱在我心,盖未与尔等传授耳。”

  见海之人劝道:“倘若海洋之事不对弟心之所想,弟命休矣!”

  崔鱼急道:“吾自有分寸,兄先应了。”

  见海之人只得应他。次日启程,二人前往海湾。一去六百里,终于见海,岸上木石凌乱,崖下波涛滚滚,激流涌动。

  见海之人唯恐崔鱼乱动,便说:“弟可一试,万万不可深潜。海洋之水,非同武湖一般。”

  那崔鱼立于崖上,除去衣衫,迎风而立,放声高喊:“世间之水在心湾,捕尽海鱼有何难!”说罢纵身而入,水花翻腾,霎时不见踪影。见海之人慌忙靠近,但见海中怒涛拍岸,波浪冲天。海上风声呼啸,水鸟翱翔。

  见海之人大呼:“弟命休矣!”

  此后世间再无崔鱼。

  而后,见海之人每每回乡,都诉崔鱼之事,村中老小叹息之时,不免议论,皆言崔鱼技艺高超,头脑飞快,然竟乱想不懂之事,胡猜未见之物,捕武湖之鱼以为天下,游武湖之水以为海洋。心中所想,以为定理。因此丧命,不为遗憾。村中有一小童,略懂笔墨,编为故事,名为《游心之海》,书中言崔鱼只知心中之海,不知外面海洋之大,故而丧命之奇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