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加快立法遏制校园暴力

“对于一所学校来说,最大的压力是学生的安全。一旦学生发生事故,家长认为学校应该承担责任。 为了推进依法行政,迫切需要依法界定学校的责任范围。 请问部长,教育部将采取什么措施?“这是一个网民向教育部副部长郝平提出的问题 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教育部组织了一系列教育部副部长与网民的微观访谈,第三次访谈于3月11日举行。 网民提问后,校园安全和校园暴力成为采访的焦点。 教育部正在起草校园安全条例 郝平在回应网民的在线提问时说 依法治教已经成为这种互动的首要议题。

在三天前的CPPCC教育部门联合小组讨论中,教育部长袁贵仁谈到校园暴力的话题时说,“教育部最大的压力是现在的安全问题。” “3月10日,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的新闻发布会上,袁贵仁再次表示,安全是重中之重。没有安全,教育和增长是不可能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NPC和CPPCC的会议期间,几乎每个会场都能听到关于校园暴力和安全的讨论。

多位议员提出立法禁止校园暴力的建议。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名代表建议修改刑法中关于未成年人判刑和处罚的规定。该提案通过社交媒体账户发布后,受到了数万人的赞扬。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CPPCC)全国委员会委员龚汉林(音译)甚至抽出时间去了二楼教育部门的开会地点,找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科学、教育、文化、卫生和体育委员会全国委员会副主任、教育部前副部长李卫红,讲述遏制校园暴力的重要性。“我又小又瘦,小时候被欺负过 他说目前的校园暴力是升级版的,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打人后炫耀。

在过去的一两年里,频繁的校园暴力震惊了人们。 与过去相比,近年来校园暴力有许多新的特点,如群体性,许多曝光的视频图像几乎都是一群人殴打一个人;例如,女孩成为主角,许多事件的肇事者和受害者都是女孩。另一个例子是玩耍。在观看暴力事件时,许多儿童似乎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严重而邪恶的事件。一些孩子观看了《生活》……”自去年以来,备受关注的“中国学生涉嫌绑架和虐待同龄人案”已于今年2月被判刑,其中三人已经成年,已被判处重刑。 该案件的众多细节与中国揭露的许多校园暴力事件相似。

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上海教育学院副院长胡伟的说法,目前中国对校园暴力的正常处理是高高在上,忽视低处,尽量减少高高在上,忽视低处,重视教育,惩罚低处。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授、中国青年研究会副会长卢世贞认为,社会文化环境恶化和应对不力是校园暴力频繁发生的重要原因。

“儿童已经成为环境、变化和道德混乱的直接受害者 卢世贞说,法律不健全和无力处理校园暴力也是重要原因。 尽管《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 《关于进一步加强对网上未成年人犯罪和欺凌事件报道管理的通知》于2015年发布,但在司法实践中,校园暴力的处置仍处于无法无天的状态。

据龚汉林等许多代表成员观察,大量校园暴力事件没有得到有效处理,行政措施简单,法律制裁少。

胡伟在法律上提出了具体建议,“加快修改刑法中的刑事责任年龄” 他建议可以考虑提高承担刑事责任的年龄,否则暴力将不会受到惩罚,“藐视法律”的心态将很容易滋生。

此外,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四川省教育厅副厅长王康指出,校园暴力不仅与教育部有关,而且只有教育部发布的《校园安全条例》“只能控制学校、教师、少数学生和家长” 因此,他建议建立一个统一的全国“学校系统典型事件案例库”。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要组织力量,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以案件为参照,以同一国家的法律为准绳,对涉及学校的典型案件进行规范审判,公布审判文件,进行因子分析,指导全国各地。

据报道,英国已经将10岁定为刑事责任年龄。 韩国自2004年以来发布了《校园暴力预防及对策法》,规定了对暴力犯罪者的处理措施。从那时起,学校暴力事件有了很大改善。 然而,美国联邦政府和其他州政府加强了立法,对校园暴力采取了零容忍政策,并降低了对欺凌行为的认可标准。

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校园安全立法是重中之重 许多中小学校长也大声疾呼:“安全是我们校长心中最重的一块石头。" “

好消息是教育部已经开始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 “教育部高度重视校园安全法规的起草,正在研究制定完善学校安全风险防控体系的意见。它将进一步明确各方的责任,并建立一个系统、法律和专业的解决机制。 郝平说,“我一直是校长,我知道校长和老师在安全问题上面临巨大压力。 ”(丁菲飞邱陈晖范魏晨)